了错

5年+佛系剑三er♪本体毒奶老家绝代
移民千岛 双梦 念破…
漫威fans
cp吃贱虫,铁虫,锤基,斗奇,盾冬,EC,巍澜,瓶邪……
十八流渣业余cv
灵魂画手
很开心茫茫人海中认识你喔✔

斗奇

动作有参考

介于没有官方拟人,斗篷的形象是私设

准备入EC

作为复联系列fans
之前一直只是侧面了解这对cp
在入圈前码一个长文字以做第一印象记录
因尚未观影 如有不妥误喷
/仅个人向(๑´ㅂ`๑)

——老万对于教授的感情——

是纷杂的现实面前 不变的牵挂

是过去的挚友
是现在的痴妄
是未来的希冀

是横在自我与梦想之间的荆棘

是伊甸园的撒坦

是盘综错杂的枯枝中唯一的芽

是肃穆战场上 相隔千里的心悸

是几个纪元的废墟上 绽放开来的罂粟

是时空交错间 妄图留住的泡沫

是磁场的中心 是刹那的失意 是嘴角的笑意

是偏执 是疯狂 是求而不得的白月光

是浮生聚散后 独留的永恒

斗奇私人向调查问卷

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汇,就是发不出去,问了客服跟没问一样就好气啊(#‵′)

强迫症,为了和之前摸的贱贱凑一对,贱贱怎么能没有相匹配的小蜘蛛呢?hhh

被介绍了新的指绘软件,
摸个贱贱头像pr

奇异博士

群里的梗

hhh对不起这个传送圈把我逼疯了,
先这样凑合一下吧prpr。

p2 总觉得王看见了会秒变暴漫脸hhh

斗奇 小短刀

有小可爱说,想看这篇活动会错意的小刀文,为了方便我就发在老福特了。

因为当时规定不能太多字,而且主要是为了接棒的画手考虑,因为是本着“给画手写一篇容易画的素材”的目标去码的,所以并没有多可以去虐或者写细节什么的,一切从简orz而是侧重去试着码了几个更容易画出来的场景。

结果就是,故事性并不是很强pr  ,-)

总之,

就算只是几百字小短刀,但也还是刀,玻璃心慎。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 伦敦











Stephen开心的拿着新定做的领饰回到圣殿,春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缝,撒在人微微翘起的小卷毛上,法师嘴角带着笑,幸福而美好。

"早,王"

"早,Stephen"
王看着意气风发的法师笑着回应

只见法师兴冲冲的跑进每个房间,不知在找些什么?

"Stephen?"王一脸疑惑

"嘿,王,你看见Cloak了吗?瞧这个,我给他订了对新领饰,他又飞哪去了?纪念日都不知道好好呆着,真的是不省心我……"Stephen一边絮絮叨叨地谈论着自家不省心的小斗篷,一边举起两片暗金色的领饰朝人示意。

"Stephen……"
王看着领饰背面刻在一起的名字,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,几秒后叹了口气,眼底划过一丝不忍,却还是开口道:

"可是,Stephen你忘了吗,

Cloak……Cloak他早在两年前就死了啊……"

王踱步上前试图说些什么安慰的话,却见面前的法师身形一抖,'叮'的一声,一枚做工精美的领饰掉落在地板上。

Stephen的表情慢慢龟裂,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,又试着弯起嘴角,却不知这个笑容,比哭还难看。

他双手颤抖着抚摸手里的领饰,失神地看着那对名字,
眼底是无尽的悔恨和痛苦。

法师仰起头,无声地哀嚎,像走投无路的兽(受,咳),脸庞划过一丝凉意,泪水打落在地上的那片金属。

"Stephen医生是过目不忘的,王。"

Stephen说着蹲下身,捡起地下的那枚领饰,紧紧的握住,然后颤巍巍地别上了心口的衣料。

沉默中传出男人压抑地哽咽声……

"可是斯特兰奇法师

爱上了他的斗篷啊"

斗奇 肉

"Stephen…"

"唔嗯……Clo、Cloak…"


之前莫名摸了个肉,但是好像很没有特点,由于迷之体位和我无力的画技,如果不说根本无法看出这是斗奇orz🙄。

姿势有参考
(来源是之前群里有个小可爱发的图)

斗奇/战后小日常

本来是为了群里晚上的活动码的,结果会错意了就派不上用场了hh(๑´ㅂ`๑)
极 其 短的一篇。

时间线:复联n,众人安全回来后

字数957,清水文,就一个算不上脑洞的随笔。

幼儿园文笔见谅,来,接好粮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萧索的风拍打着脸颊,入目是一片狼藉的星球,熟悉的空气,熟悉的紫薯,熟悉的战斗,还有熟悉的失败。

法师看着伙伴们一个个消失,感受着自己即将迎接的死亡,淡然的接受着这一切。

“就这样了吧”他对自己说。

然而当余光瞄见开始消散的斗篷时,一颗淡然的心再也无法平静,凌厉的眼里充斥着不可置信和不被察觉的恐慌。是的,恐慌。

他开始疯狂地挣扎,试图抬起手抓住先自己一步开始消散的斗篷,然而,无济于事。

胸腔里压抑着不知名的情感一瞬间侵入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在生死之际,骄傲自负的Stepgen第一次无助的像个孩子。

眼角被泪水浸湿,他来不及细想这股异样的情绪,便成为了千万烟尘中的一员。

一如在死亡席卷而至时
脸上熟悉的触感和耳边一句轻飘飘的

“Stephen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伦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落地窗前的人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瞳孔猛地收缩,几秒后方才对焦。一双疤痕密布的手颤抖着抓住身下躺椅的扶手,仿佛溺水者拼命揽住一节浮木。

法师大口的喘着气,像甲板上脱水的鱼。高挺的鼻梁两侧鼻翼微微扇动着,伦敦冬日清冷的空气瞬时充斥整个胸腔。

瘫坐回躺椅,睫毛上挂着的最后一滴眼泪随着动作悄然落入地板,染开一个深色的小点。

身前传来布料摩擦的'沙沙'声,疲惫地睁开眼,入目的是熟悉的红。

Cloak抬起一角覆上人被冷汗浸湿的后背,无声的安抚着。

“Cloak,我……我有又梦见那天了,你知道的,我……”颤抖的语调无不透露出说话之人内心的无助和惊恐。法师摇晃着试图坐起来,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睛雾气弥漫。

“都过去了,Stephen,都过去了”

低醇的英式腔调自法师脑内响起,斗篷俯下身,将面色憔悴的法师轻轻抱进怀里。

感受自己被到熟悉的气息包裹。
温暖,而富有安全感,法师的情绪渐渐稳定。

是了,都过去了,他还活着,他的斗篷也是。

梦境中最后那股不知名的情感尚未消散,法师宝蓝色的眼渐渐褪去往日的凌厉,在身后熟悉的触感下慢慢变得温柔。

“Cloak……谢谢你”

呼出一口浊气,法师的尾音带着自己都不曾发觉的软糯,还有一丝丝的依恋和撒娇,活像一个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子。

感受着怀里肌肉紧绷的人渐渐放松的身体,斗篷抱着人轻飘飘地回到躺椅上。
“我在,Stephen,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轻轻擦去人眼角的泪痕,然后调皮的碰了碰人翘起的小卷毛,又戳了戳人的脸,转而又要去蹭蹭胡茬。

“别动,Cloak…痒…”困意飘然而至,法师打了个哈欠。躺在自家斗篷怀里,动了动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,闭着眼发出警告,还报复性地扯过一角,用力甩了甩。

斗篷默许了怀里人孩子气的举动,听话的不再捉弄人。

隔了许久,斗篷试探着小声呼唤人的名字
“Stephen?”

没有人回复,细微地鼾声带着温热的鼻息打在斗篷的领饰上。

确保人不会被弄醒之后,斗篷悄悄把法师垂在椅子外的胳膊放回人身侧,微微动了动,掀起一角盖在怀里人身上,随后便不在动作。

一室静谧的美好。